香书小说 > 修真小说 > 奇侠仙侣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何以解困
最新网址:www.ibiquges.org
    次布丹增一招得手,但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年纪看上去仅仅二十来岁的小伙,竟能接自己一掌后不死,而更让次布丹增吃惊的是,蓝天经几人搀扶后,又稳稳当当站在地上,似乎没受一点伤。

    次布丹增不容蓝天有喘息的机会,一跃而起,自上而下,又一掌劈下,他估计,在这五人中,只有蓝天有些功夫,所以一开始,他就主动来接自己的掌,只要将他打死,其他四人可不费吹灰之力顺手收拾。

    见到次布丹增掌如泰山压顶之势劈下,朱玉大叫一声,跟我来,一手抓着受伤后行动不便的蓝天,另一只手拔剑向着次布丹增劈下的手掌扔去,同时,拉着蓝天,一掌劈开身后一扇窗,飞出窗外,正好落在餐馆外河中的一艘船上。

    蓝灵儿、赵离和罗林在次布丹增第二掌尚未打出时就做好了后撤的准备,因为他们知道,蓝天都对付不了的对手,三人一起上也是白搭。

    几乎就在朱玉拉着蓝天自后窗飞出餐馆的同时,赵离、蓝灵儿、罗林也紧随二人,从朱玉打碎的窗口飞出,一同落在船上。船上拉着一船粮食,有四五名船工,正划着船向东而行,突然见船上突然多出几个人来,吓得忘记划船,惊恐地看着五人。

    次布丹增见朱玉剑飞来,侧身闪过,也就在其闪身躲剑的刹那间,五人已出了餐馆,于是他收回掌力,一提气,也从破窗飞了出去,在一旁一直默默看着次布丹增和蓝天几人打斗的拉里子墨见几人出了餐馆,也一提气,跟了出去。

    次布丹增和拉里子墨见五人在餐馆外小河上的一艘船上,也一提气,飞上船,站在船头与在船尾的五人对峙。

    次布丹增两次失手,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又举掌向五人打来,这一次,他用了十层内力,想要一击必杀。

    没有了船工掌舵的货船,失去控制,颠簸着,在水中一下子横了过来,晃得船上的人左摇右摆,次布丹增从未坐过船,掌挥出的同时,身体也跟着摇晃起来,朱玉三四岁时就多次随父母坐过海船,尽管过去十几年,但那时留下的记忆,让他在无意识中竟然在船上稳稳站住。

    次布丹增摇晃着打出的掌力因不受控制,散了开来,力道大大降低,被朱玉运起全身内力回击的掌力化解。

    次布丹增打出三掌都奈何不了几个青年人,不禁大怒,眼露凶光,晃晃悠悠挥掌向五人逼过来。

    朱玉知道,这一次,被击怒的次布丹增一定会下杀手,他一面让蓝天他们几人跳到对面岸上,一面运起如来大力金刚掌掌力,准备孤注一掷,和次布丹增来个两败俱伤。

    自从两年前从少林寺下得山来的那一天,朱玉无意识间以大力金刚掌掌法打飞巨熊后,他就对这一掌法充满自信,而之后经空空大师指点后,他能随意发放此掌力,为花姑子和张顺治好伤后,他更为惊喜,知道自己掌力已非一般,只是尚未遇到实战,今日对付次布丹增,他正好一试身手。

    次布丹增冲到朱玉身前,只在电光火石间,朱玉一动念,大力金刚掌掌力便聚于掌中。次布丹增双掌向着朱玉拍出的同时,朱玉也倾尽全力,双掌向着次布丹增拍出,二掌掌力相交,只听“啪”的一声巨响,二人脚下的粮食被掀起数十袋,高高飞,重重落下 次布丹增则被掌力震出数丈,刚要落入河中,被拉里子墨一把抓住,落到南面岸上,而朱玉却在原地纹丝不动,再次运起掌力,防着拉里子墨来袭。

    而最惨的还是船上躲在仓里的五个船工,竟被二人散射出的掌力,打得个个口吐鲜血,天旋地转,虽不至于危及性命,却也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不调理上一年半年的,恐怕难以恢复。

    这边,蓝天、蓝灵儿、赵离和罗林已站在岸边,见朱玉将次布丹增打得飞了出去,不禁大声叫好,对面,拉里子墨则忙着为次布丹增发疗伤,显得有些慌乱。

    此刻,水中的船因失控横过来后,船头卡在岸边,在水中晃来晃去,几名船工趁此机会,爬出船仓,相搀着上安离开。

    虽胜了一局,朱玉却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因为他知道,此刻,要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拉布次仁就在对面餐馆的二楼,他不可能放五人离开,何况,自己还大伤了他的随处,现在只有寄希望于武当三叟的出现。

    果然,朱玉刚这么一想,对面便凭空多出一个人来,一身红色喇嘛服,一顶红色鸡冠帽,四十来岁的面像,红里到黑透出的脸盖不住逼人的英气,来人正是拉布次仁。

    拉布次仁一站在船上,摇摆的船竟然稳稳当当的不再摆动,显然是他向船施了内力。

    拉布次仁见到朱玉,不是恶狠狠的咒骂,而是用蹩脚的叹道:“你这个小孩,没想到天赋异禀,竟然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了得了功力,可惜呀,可惜。”

    朱玉想:武当三叟说过两个时辰后见,现在估摸着差不多已有两个时辰,只要能拖上一拖,弄不好还可以等到他们来救。

    “可惜什么?难道你一个堂堂的藏地一流高手,好意思对付我们几个武功不济的后生吗?”朱玉不卑不亢地说,实则想要拖延时间。

    “中原人果然尖嘴利牙!哼,不要激我了,今日放过你,以后中原武林又多出一棘手的主来,这可不是件好事。”拉布次仁看上去木讷,头脑可是异常清晰。

    “既然在劫难逃,我在死前还想知道一件事,就是你们好好的在藏地修行,为何要跑到中原来捣乱呢?”朱玉想要拖延时间,又问出这样一个看似合情合理的问题。

    “反正你也快死了,这个可以告诉你,我到藏地,是要找一本叫大幽冥经的经书。”拉布次仁说道。

    “哦!可,可你又为什么要杀人呢?中原武林的人没得罪于你呀!”朱玉反问。

    “这个嘛,就是一个交易,我为他们对付中原武林,他们为我找大幽冥经。”拉布次仁笑道。

    “有线索没有?”提到大幽冥经,朱玉忘了自己是将死之人,一下子来了兴致。

    “没有一丝线索,好像是蒸发了一般。”拉布次仁摇头道。

    “只要你能放我一马,我可以为你去找大幽冥经。”朱玉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别扯这些了,这本经书,对每个派来说,比弟子们的生命都重要,你就是得到,也不可能交给我的,我这就送你上西天。”拉布次仁说完,伸出右手指,一指点向朱玉。

    拉布次仁之前虽见到朱玉以大幽冥经的手法打伤次布丹增,知道朱玉武功不凡,但和她拉布次仁相比,差距还太大,所以他并未用掌,而是想要一指点死朱玉。

    朱玉见拉布次仁一指点来,下意识的以拈花指法的脚步,左突右冲,想要让开其指力,可朱玉怎么避让,都在拉布次仁指尖能够点到的范围,这样耗下去,自己不被拉布次仁的指力点死,恐怕都要被累死,于是他在绕着拉布次仁指尖的同时,一运气,想要后撤,脚下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原来,拉布次仁在出指点朱玉时,暗发内力,以莲花罩的功法,已将朱玉罩在自己发放的内力中,想要脱身,只能以内力打破其莲花罩,可任由朱玉怎样以掌要打破这无形的枷锁,却一点希望都没有。

    这时,拉布次仁本可一掌或一指置朱玉于死地,可他难得遇见像朱玉这样功力足够高的人,他要试试自己莲花罩的威力,所以想再耗一下,可朱玉已近耗不起,眼见着自己的内力就要用尽,却发现眼前一晃,摇摆的船上多出三个人来,他刚要叫来人一声,只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船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s.org,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